紫之多

新人写手,cp不拆不逆,谢谢各位支持∠( ᐛ 」∠)_

百里骨科---策约•思念

#文案简介#大概讲的弟弟偷偷来看哥哥,不敢相认,却又无比思念,嚣张年下攻x温柔人妻受。ԅ(¯ㅂ¯ԅ)
(这是我第二次发文,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文章有点长,对每个看完的读者都表示感谢,谢谢你的支持。(。・ω・。)ノ♡(。・ω・。)ノ♡(。・ω・。)ノ♡)
   


         长城之畔,是故乡。
  百里玄策望向那绵延不尽的戈壁,那里他能看到与残忍魔种对抗的人类,生计奔波的边塞商人,还有那无数战死荒原的守卫者。太多了,他以为这么多年与师傅如同幽灵般的游荡早让他忘记了埋藏在记忆深处的那一双小小的依偎在一起的影子,那个人温柔的唤他的名字时手上掩不掉的伤痕。
  大漠的上空,盘旋着不愿降落的孤鹰,它睁着血红的眼睛寻觅猎物,伺机而动。百里玄策无视了刺眼的烈日,望着天空敏捷的身影,他始终孤身一人。然而,大漠的过客总在飞短流长的议论着,说血红的眼睛是凶残的象征,说红发红眸的恶魔会劫掠曼妙的少女。骄阳烤得他胸前的项环阵阵发烫,让他慢慢回过神来,口中呢喃的名字也搅在风里也听不清了…
  思念是一件痛苦而漫长的事情,哪怕只是在城墙下的悄悄一瞥。那人面庞清秀,却又总是簇着眉头,褐红色的眼睛注视着大漠的远方一言不发,百里玄策总是躲在暗处盯着那人的发问道“哥哥,你是在想玄策吗?哥哥放心玄策还活着,玄策很想你。”说罢又自嘲的摇了摇头,走向了沙漠的深处,因为他是“幽灵”,徘徊在长城之畔的“幽灵”,见不得光,见不得哥哥。噩梦中的声音告诉他,他会带来不幸。
  大漠的月光洒满几近干涸的月眼海旁,百里玄策看着遍地的残骸和瑟瑟发抖的马贼首领,飞扬跋扈的钩锁激起的飞沙,踩着飞镰的少年向首领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要进城,他想看看他,他已经不满足远远一望的滋味了。马贼在少年疯狂的眼神下答应了,成功进城才能活命,而长城守卫军也绝非浪得虚名,那是大唐最坚固的壁垒…
  坐在马车上,来自西域的辛香料让嗅觉本就异常敏感的少年一阵反感,裹紧身上披风,缩在了马车一角。颠簸中马车缓缓接近了城门,守城的士兵盘问着车上的物品来自哪里,一个眼尖的士兵看到了车边站立着的少年。走近而顺势要掀开兜帽的手却被狠狠地拧住,力气大的仿佛可以捏碎骨头。士兵的惨叫一下子引来了行人的侧目,魔种的兽耳是无法隐藏的,惹得路人开始窃窃私语。
  少年开始对自己的鲁莽有些懊恼,一个清冽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少年心头一震,是哥哥!被噪声引来的长城守卫军轻声询问着事情的经过,在看过车上没有禁品后命令士兵放行。被教训的士兵高声喝道“他是魔种,不配进城!”百里玄策本来松开的手又紧紧的握了起来。“哥哥在这里,不能动手。”他悄悄和自己这样说道。
  “他们只是来大唐做生意的商人,无论魔种还是人类都留一条生路吧。”百里守约凭着守卫军的身份在长城还是颇受士兵尊敬,那人只得悻悻的看了一眼作罢。车夫连连说着感谢,百里守约走向了一旁的少年,百里玄策猛地后退了半步,心跳加速。百里守约停下了脚步,“抱歉,吓到你了吧?不用担心,在这里无论魔种还是人类都是大唐的子民,不会伤害你的。”少年意料中的沉默,让百里守约叹了口气,交代了些事情,缓缓转身走向了人群。
  手心冒着冷汗近乎浸透了他的护掌,抬头眼神贪婪地盯向渐渐消失在人群中的男人,反复的念道那个朝思暮想的名字。百里玄策嘴角勾起一抹难以察觉的微笑“哥哥,对陌生人那么温柔,是很危险的啊…”
  风波之后进城就很顺利了,街道两旁的商贩和形形色色的人都点染着边塞小镇特有的纯朴,那种烟火气,让百里玄策的眼里流漏出那种自从与哥哥分别就少有的孩子气。稳定了思绪,告诫马贼不要声张后,少年开始在街上漫无目的的寻找那抹身影。
  “玄策现在……,也会长的那么高了吧。”百里守约喃喃道,摇了摇头甩掉了这个奇怪的问题。过早的分别,让他记忆中的弟弟始终是哪个长不大的孩子,小小的窝在他怀里,奶声奶气的提醒要他早些回家。边塞的物产虽没有中原丰富,但西域的特产珍奇却不在少数。混杂着波斯语的叫卖声此起彼伏,让他本来些许阴郁的心情有了好转。“好好活着,兄弟总有重逢的那一天。”
  玄策悄悄跟在后面,交错往来的人群让百里守约没能发现这个尾随他的小家伙。一想到哥哥也是这样温柔细致的照顾那些守长城的讨厌鬼,少年撇了撇嘴,险些撞上了满是干果和香料的小车。引得那商贩一阵不快,“呃…要不买一些带给师傅?”周围洋溢的气氛让百里玄策渐渐放松了下来。买下了些核桃后又紧紧的跟住了哥哥的身影。
  “买些牛肉给大叔和阿铠,唔…再买些杏仁吧。木兰姐爱粥,尝试着做下杏仁粥吧。”看着哥哥忙碌有序的样子,百里玄策心里划过一丝失落,果然还是忘记他了吗?时间渐渐到了午时,太阳也愈发毒辣,行人渐渐变少,饭菜的香味开始从店家飘出。看着百里守约走进了一家边塞少有的面馆,“哥哥大概也会去买些吃的吧?”百里玄策望着店家门口,缩进角落里等待着。
  “他没有走掉吗?”百里守约瞄到了那个略有可疑的少年还在紧紧跟着他,不太合身的斗篷显得他有些瘦小。百里守约悄悄绕出面馆,打算从后面截住少年问问缘由。百里玄策本就盯的入神,直到别人近身的瞬间才发现而向后躲开,有些狼狈的看着百里守约停在半空的手。“抱歉,我,我……没想吓到你,呃…你为什么要一直跟着我呢?”
  可当看到眼前少年的身影,一瞬间百里守约竟然觉得好像…好像他记忆中那个倔强、怕生的弟弟。让原本打算的质问也缓和了下来,百里玄策抱紧了手中的袋子往后退了退,哥哥就在眼前,不能拥抱,不能相认。留下只会是痛苦,他快要失控了,跑掉吧,不能再来了。
  “吃午饭吗?”百里守约突然的一句让两人都愣住了,百里玄策停了下来想了想,摇了摇头。“走吧,算是赔礼了。”百里守约笑了笑,看了看犹豫不决的少年说道“我是长城守卫军,不是坏人。”“你当然不是坏人,因为我才是。”百里玄策咬了咬嘴唇,还是决定跟了上去。
  看着眼前的馄饨,百里玄策想到了那时他还能缠着哥哥为他做着吃,而如今却不知多久未曾尝过了。蒸汽熏着眼睛,他吃的狼吞虎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想哭,压抑的感情就像潮水,迟早会把他们都吞食殆尽。
  百里守约看了看眼前的少年,默默垂下了眼睑。他承认他有私心,刚刚解围是,现在也是,相仿的少年,带着弟弟的影子挥之不去。“玄策,哥哥很想你,哥哥会找到你的,我发誓。”抬头看着眼前低头闷吃的少年,本要询问的话也噎在了喉咙里,握紧了胸口的吊牌,轻声说道“不用着急。”
  看着哥哥起身去结账的背影,百里玄策看了最后一眼便起身跑掉,他不敢回头。因为他知道他不属于这里,他不是百里守约那个心心念念的弟弟,早就不是了。折回桌子,没有看到少年的身影,百里守约一阵怅然,本来还想打听弟弟下落的计划也落空了。看着少年留下的核桃,百里守约想道“大概…会再见面吧?”
  “木兰姐对粥很满意,果然核桃也是很棒的食材呢。”百里守约坐在瞭望点,擦拭着手中的狙击枪,望着星河,“大漠的夜空很美,玄策也在看吧?”
  靠坐在戈壁滩的巨石上,百里玄策灌了口烈酒。皎月当空,寒冷开始涌上这片本就荒芜的无主之地,“哥哥放心好了,等玄策下次再捉到你,就不会轻易放手了……”张狂的神情又回到了少年的脸上,仿佛白天里的事情从未发生过,盘旋的孤鹰终会下落,挑起的飞镰划出致命的弧度,师傅快要回来了吧,百里玄策缓缓走向大漠深处,就如他被带走的那天一样,没有回头………
         “等着我,哥哥……”

评论(6)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