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之多

新人写手,cp不拆不逆,谢谢各位支持∠( ᐛ 」∠)_

第八集观后感,安哥钢铁直男人设真的好gay。
😂😂😂雷总一脸懵逼,∠( ᐛ 」∠)_

“你们哪有我了解他”这语气蜜汁宠溺啊要不要这么甜!!!
在小朋友面前秀恩爱你的良心不会痛吗哈哈哈哈哈哈哈!!!(转自qq)

王者荣耀云亮同人•陪伴你是我最大的奢望

#文案简介#
1.子龙的设定与官方背景故事有关。₍₍ (̨̡ ‾᷄ᗣ‾᷅ )̧̢ ₎₎
2.冷清禁欲受x温柔体贴攻(第三者什么的,不存在)
3.新手发文,有点偏长,感谢每一个看完的读者,谢谢你们的支持。(。・ω・。)ノ♡(。・ω・。)ノ♡(。・ω・。)ノ♡




        稷下学院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天才,世间公认夫子的继承人。举手投足都叫人把目光聚集在他的一言一行,而天才却总是对旁人的议论不以为然,因为配夺走天才目光的事物也必然绝非凡品,就像传说中的天书残篇,太古智慧的总和。可惜他有着能参悟魔道奥秘的头脑,到头来却连人心都未曾看破。只道天下如棋,他也不过是一枚棋子罢了,注定身不由己。
  
        他曾去过很多地方,触碰过那朝歌遗迹沉眠的巨大魔像,看过那长安城中缄口不言的秘密方舟,甚至到过沙漠中湮灭的古国……然而最终,他还是定居在了蜀地的草庐,用来研究那珍惜的无价之宝。陪伴他的本是只有天书羽扇,但如今却要不得不习惯那束时常注视着他的目光,不会刺伤人却又无法忽视。
  
         那人今日又来拜访,一身蓑衣却倒也掩不掉身为皇室后裔的锐气。不过一杯清茶竟也随着男人的动作显出了饮酒时才会有的洒脱,他从未答应辅佐他,男人倒也不气馁。“先生独居草庐,研究之余还要提防想要盗书的宵小,定为不易吧?”男人看似简单的客套,却让诸葛亮落子的手微微一颤。
  
        “亮未曾想过,只是一人独住这草庐,倒也讨得清净。”天书的秘密知道的人越多,他的研究就越易被打扰,况且他自认并不需要助手。“先生不必这么急于拒绝我,我也不过刚把一人收如麾下,与其给他个闲职,想来倒不如保护先生,天书也多一成保障。”哪怕染着几分不可置疑,刘备的语调也依然是如往常一般的温和。而诸葛亮也没有急于反驳,两人就在沉默中直到棋局结束……
  
        “午时他自会来到先生这里。”男人临行前的话让诸葛亮自嘲般的摇了摇头,名曰保护,不过是用他和天书来检验这个曾经服务于曹操的男人是否忠心罢了。“影子”如期而至,诸葛亮打量着眼前的男人,束着深蓝色的抹额,一身铠甲一挺龙枪。“赵子龙,参见。”一身凛然,竟和他印象中冷血无情的佣兵颇有差异。不留痕迹的撇过一眼点头微示后,诸葛亮便重新投入到了研究之中。而男人就隐于暗处,静静蛰伏,时刻准备解决任何一个想要觊觎珍宝的盗贼。
  
        两人至此就再无交流,醉心研究让诸葛亮早已习惯独自生活,可当看到桌边沏好的蒙顶,他还是微微一愣,抬头并没有看到那人的身影……也对,影卫本就不会轻易示人。悄悄躲在屋外的男人见诸葛亮喝下了茶,脸上竟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神情。“这就足够了。”因为他知道自己手上染着的血永远也洗不净,他们之间隔的也不仅仅是这一扇门。
  
        赵云以为这样平静的日子会持续的更久,但加急而来的马蹄声踏碎了他的幻想。长坂坡、曹操、龙……记忆翻涌强迫他想起那段充满背叛和决裂的回忆。“是时候结束了。”他不能让战火侵扰到这里,握紧了手中的信纸,目光也愈发锐利,与诸葛亮告别的话也如来时的那般简短。翻身上马,没有回头,“先生,子龙这一战不知何时才能回来,望你…你照顾好自己。”
  
        看着男人离开的背影,诸葛亮的脸上划过一丝怅然,流露出那怕面对强敌时都未曾有过的动容,他明白赵子龙的温柔,让他害怕。他们没资格松懈,他要参悟太古的奥秘,那是无论枭雄还是义士都渴望得到的东西,他要守护天书,神情就如在朝歌遗迹起誓一般坚定。
  
         日子在一天一天过去,诸葛亮没有收到有关战事和男人的消息。可就在今天那个男人却突然回来了,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一如既往的为他沏了壶清茶。只是诸葛亮察觉到,茶的味道…变了。“你想要什么?直说吧,龙。”本以为可以多瞒些时日的男人听罢,也卸下了用来伪装的温和。“先生当不是凡人,自知我所求为何。”
  
        把玩着手中的天书,男人却并不急于离开。“龙想要的东西先生这么轻易就给了,那影子想要的,先生也会这般爽快吗?”说罢男人伸手狠狠地捏住了他的下巴,无视身下人眼底的挣扎和厌恶,用手指勾勒出姣好的唇形,猛地俯身吻上了诸葛亮近无血色的双唇。看身下人不再反抗,颤抖着身体缓缓闭上了双眼,男人轻轻一笑,揩掉了眼角的眼泪,起身放开了他。“我想要的权利终会握在手上,而你,我看影子是没机会得到了。”
  
        名为龙的男人随即便离开,带走了诸葛亮事先拓下的伪造品。等男人走后慢慢回过神来,他才发现自己狠狠擦拭着的双唇一片殷红,上面留下的陌生味道仿佛在嘲笑他,他的自制力不过如此。凭着那张和赵云一样的脸,让他没有推开龙,默许一般的麻木自己。他分不清是龙还是影,是该拒绝还是迎合……
  
         埋伏、暗箭…让赵云发觉引自己来此不过是男人早有预谋的诡计,得不到便要毁掉,他和龙都不过是一枚棋子罢了,没有利用价值就没有了存在的意义。身为战士,他不惧怕死亡,机械的挥砍麻痹着他的神经,背后冷不防的偷袭让他身形一滞。“那个人,终究还是见不到了啊……”走马灯一般的回放,耳边嘈杂的声音混杂着跑向他的人影,意识开始中断……
  
         睁眼看到熟悉的屋顶,男人觉得内心五味俱全,因为这是他第一次如此庆幸自己还活着。平静没能持续多久,一人便推门而入,“子龙无事便好,神医扁鹊,果真是回春妙手。”刘备放下手中的汤药,坐在床榻边说道“此事还未曾告知军师,既然现在醒了,就去报个平安吧。两人好像有冥冥中的默契一般,对战事的结果都只字未提。男人点点头,披上衣服缓缓坐起,望着窗外顺叶划下的露水,若有所思道“快至清明了吧……嗯,也是时候回去了。”
  
        研究天书,让他可以忘记时间过的有多漫长,忘记那个男人离开了有多久。他认为自己已经可以接受得了最坏的结果,但从噩梦中不断的惊醒和握紧被角颤抖着的手告诉他,他在害怕。当习惯了一个人的温柔时,就再难以放手了。
  
        天又开始下雨了,梅雨时节的屋内渐渐闷热迫使他走到了廊下,却又突然看到雨中出现的人影,未曾料到会有人冒雨拜访,这让他心头一紧。只见那人一身蓑衣,压低着帽檐,看不清容貌,“是何种大事,要你这般急于见我?”诸葛亮蹙着眉头,戒备的看着手持行囊的来人。
  
       “都道雨前是上品,明前为珍品。先生爱饮茶,子龙哪有不准备佳茗的道理?“那人缓缓抬起头,嘴角浸染着温柔的笑意,一如既往。
  
     

       “先生,子龙回来了……“

脑补亮亮新皮语音(ಡωಡ)hiahiahia

脑洞而已,勿当真。₍₍ (̨̡ ‾᷄ᗣ‾᷅ )̧̢ ₎₎(ಡωಡ)hiahiahia

诸葛亮新皮肤语音台词:

选人画面:
你们是我教过最差的一届
讲完这题我就下课
耽误大家两分钟

游戏中
  我在这里放了个贝塔。你给我解这个阿尔法
 
   又是一道送分题

  上次我就是在黑板这块位置讲的这题

   奇变偶不变,符号看象限

挑衅:

  你看你。刚开学的时候是钻三,现在怎么成就是白银了呢

  你看着我看什么。来。你上来把这题解了

  你数学体育老师教的吧?

彩蛋:
跟刘禅:把你爸给我叫过来
跟刘备:你看看你孩子这次考的这个分数,再这样以后上不上得了高中都不一定
跟周瑜:周老师,这次我们班数学平均分又比你们班高啊
跟赵云:赵老师啊,你这节体育课不行就让给我吧。

百里骨科---策约•思念

#文案简介#大概讲的弟弟偷偷来看哥哥,不敢相认,却又无比思念,嚣张年下攻x温柔人妻受。ԅ(¯ㅂ¯ԅ)
(这是我第二次发文,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文章有点长,对每个看完的读者都表示感谢,谢谢你的支持。(。・ω・。)ノ♡(。・ω・。)ノ♡(。・ω・。)ノ♡)
   


         长城之畔,是故乡。
  百里玄策望向那绵延不尽的戈壁,那里他能看到与残忍魔种对抗的人类,生计奔波的边塞商人,还有那无数战死荒原的守卫者。太多了,他以为这么多年与师傅如同幽灵般的游荡早让他忘记了埋藏在记忆深处的那一双小小的依偎在一起的影子,那个人温柔的唤他的名字时手上掩不掉的伤痕。
  大漠的上空,盘旋着不愿降落的孤鹰,它睁着血红的眼睛寻觅猎物,伺机而动。百里玄策无视了刺眼的烈日,望着天空敏捷的身影,他始终孤身一人。然而,大漠的过客总在飞短流长的议论着,说血红的眼睛是凶残的象征,说红发红眸的恶魔会劫掠曼妙的少女。骄阳烤得他胸前的项环阵阵发烫,让他慢慢回过神来,口中呢喃的名字也搅在风里也听不清了…
  思念是一件痛苦而漫长的事情,哪怕只是在城墙下的悄悄一瞥。那人面庞清秀,却又总是簇着眉头,褐红色的眼睛注视着大漠的远方一言不发,百里玄策总是躲在暗处盯着那人的发问道“哥哥,你是在想玄策吗?哥哥放心玄策还活着,玄策很想你。”说罢又自嘲的摇了摇头,走向了沙漠的深处,因为他是“幽灵”,徘徊在长城之畔的“幽灵”,见不得光,见不得哥哥。噩梦中的声音告诉他,他会带来不幸。
  大漠的月光洒满几近干涸的月眼海旁,百里玄策看着遍地的残骸和瑟瑟发抖的马贼首领,飞扬跋扈的钩锁激起的飞沙,踩着飞镰的少年向首领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要进城,他想看看他,他已经不满足远远一望的滋味了。马贼在少年疯狂的眼神下答应了,成功进城才能活命,而长城守卫军也绝非浪得虚名,那是大唐最坚固的壁垒…
  坐在马车上,来自西域的辛香料让嗅觉本就异常敏感的少年一阵反感,裹紧身上披风,缩在了马车一角。颠簸中马车缓缓接近了城门,守城的士兵盘问着车上的物品来自哪里,一个眼尖的士兵看到了车边站立着的少年。走近而顺势要掀开兜帽的手却被狠狠地拧住,力气大的仿佛可以捏碎骨头。士兵的惨叫一下子引来了行人的侧目,魔种的兽耳是无法隐藏的,惹得路人开始窃窃私语。
  少年开始对自己的鲁莽有些懊恼,一个清冽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少年心头一震,是哥哥!被噪声引来的长城守卫军轻声询问着事情的经过,在看过车上没有禁品后命令士兵放行。被教训的士兵高声喝道“他是魔种,不配进城!”百里玄策本来松开的手又紧紧的握了起来。“哥哥在这里,不能动手。”他悄悄和自己这样说道。
  “他们只是来大唐做生意的商人,无论魔种还是人类都留一条生路吧。”百里守约凭着守卫军的身份在长城还是颇受士兵尊敬,那人只得悻悻的看了一眼作罢。车夫连连说着感谢,百里守约走向了一旁的少年,百里玄策猛地后退了半步,心跳加速。百里守约停下了脚步,“抱歉,吓到你了吧?不用担心,在这里无论魔种还是人类都是大唐的子民,不会伤害你的。”少年意料中的沉默,让百里守约叹了口气,交代了些事情,缓缓转身走向了人群。
  手心冒着冷汗近乎浸透了他的护掌,抬头眼神贪婪地盯向渐渐消失在人群中的男人,反复的念道那个朝思暮想的名字。百里玄策嘴角勾起一抹难以察觉的微笑“哥哥,对陌生人那么温柔,是很危险的啊…”
  风波之后进城就很顺利了,街道两旁的商贩和形形色色的人都点染着边塞小镇特有的纯朴,那种烟火气,让百里玄策的眼里流漏出那种自从与哥哥分别就少有的孩子气。稳定了思绪,告诫马贼不要声张后,少年开始在街上漫无目的的寻找那抹身影。
  “玄策现在……,也会长的那么高了吧。”百里守约喃喃道,摇了摇头甩掉了这个奇怪的问题。过早的分别,让他记忆中的弟弟始终是哪个长不大的孩子,小小的窝在他怀里,奶声奶气的提醒要他早些回家。边塞的物产虽没有中原丰富,但西域的特产珍奇却不在少数。混杂着波斯语的叫卖声此起彼伏,让他本来些许阴郁的心情有了好转。“好好活着,兄弟总有重逢的那一天。”
  玄策悄悄跟在后面,交错往来的人群让百里守约没能发现这个尾随他的小家伙。一想到哥哥也是这样温柔细致的照顾那些守长城的讨厌鬼,少年撇了撇嘴,险些撞上了满是干果和香料的小车。引得那商贩一阵不快,“呃…要不买一些带给师傅?”周围洋溢的气氛让百里玄策渐渐放松了下来。买下了些核桃后又紧紧的跟住了哥哥的身影。
  “买些牛肉给大叔和阿铠,唔…再买些杏仁吧。木兰姐爱粥,尝试着做下杏仁粥吧。”看着哥哥忙碌有序的样子,百里玄策心里划过一丝失落,果然还是忘记他了吗?时间渐渐到了午时,太阳也愈发毒辣,行人渐渐变少,饭菜的香味开始从店家飘出。看着百里守约走进了一家边塞少有的面馆,“哥哥大概也会去买些吃的吧?”百里玄策望着店家门口,缩进角落里等待着。
  “他没有走掉吗?”百里守约瞄到了那个略有可疑的少年还在紧紧跟着他,不太合身的斗篷显得他有些瘦小。百里守约悄悄绕出面馆,打算从后面截住少年问问缘由。百里玄策本就盯的入神,直到别人近身的瞬间才发现而向后躲开,有些狼狈的看着百里守约停在半空的手。“抱歉,我,我……没想吓到你,呃…你为什么要一直跟着我呢?”
  可当看到眼前少年的身影,一瞬间百里守约竟然觉得好像…好像他记忆中那个倔强、怕生的弟弟。让原本打算的质问也缓和了下来,百里玄策抱紧了手中的袋子往后退了退,哥哥就在眼前,不能拥抱,不能相认。留下只会是痛苦,他快要失控了,跑掉吧,不能再来了。
  “吃午饭吗?”百里守约突然的一句让两人都愣住了,百里玄策停了下来想了想,摇了摇头。“走吧,算是赔礼了。”百里守约笑了笑,看了看犹豫不决的少年说道“我是长城守卫军,不是坏人。”“你当然不是坏人,因为我才是。”百里玄策咬了咬嘴唇,还是决定跟了上去。
  看着眼前的馄饨,百里玄策想到了那时他还能缠着哥哥为他做着吃,而如今却不知多久未曾尝过了。蒸汽熏着眼睛,他吃的狼吞虎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想哭,压抑的感情就像潮水,迟早会把他们都吞食殆尽。
  百里守约看了看眼前的少年,默默垂下了眼睑。他承认他有私心,刚刚解围是,现在也是,相仿的少年,带着弟弟的影子挥之不去。“玄策,哥哥很想你,哥哥会找到你的,我发誓。”抬头看着眼前低头闷吃的少年,本要询问的话也噎在了喉咙里,握紧了胸口的吊牌,轻声说道“不用着急。”
  看着哥哥起身去结账的背影,百里玄策看了最后一眼便起身跑掉,他不敢回头。因为他知道他不属于这里,他不是百里守约那个心心念念的弟弟,早就不是了。折回桌子,没有看到少年的身影,百里守约一阵怅然,本来还想打听弟弟下落的计划也落空了。看着少年留下的核桃,百里守约想道“大概…会再见面吧?”
  “木兰姐对粥很满意,果然核桃也是很棒的食材呢。”百里守约坐在瞭望点,擦拭着手中的狙击枪,望着星河,“大漠的夜空很美,玄策也在看吧?”
  靠坐在戈壁滩的巨石上,百里玄策灌了口烈酒。皎月当空,寒冷开始涌上这片本就荒芜的无主之地,“哥哥放心好了,等玄策下次再捉到你,就不会轻易放手了……”张狂的神情又回到了少年的脸上,仿佛白天里的事情从未发生过,盘旋的孤鹰终会下落,挑起的飞镰划出致命的弧度,师傅快要回来了吧,百里玄策缓缓走向大漠深处,就如他被带走的那天一样,没有回头………
         “等着我,哥哥……”

转自微博,原画大大为#八望#。(侵删)

⁽˙³˙⁾◟(๑•́ ₃ •̀๑)◞⁽˙³˙⁾所以官方是借玄策发双兰的糖吗?期待兄弟见面啊!(ಡωಡ)

双兰初遇-水晶猎龙者与暗隐猎兽者

     第一次发文,大家多提意见,比心。(。ò ∀ ó。)

 “大龙保护计划,让峡谷永远只有一条大龙。”包裹着一身龙甲的银发少女握着手中的巨剑高声喝道。
  她就是峡谷中那个追寻白龙的少女,无论大龙小龙都视为囊中之物的猎龙者,出色的猎手是不会把猎物拱手相让的。“姐可是传说。”少女一步一步向那龙穴走进,刚到穴口,阵阵的腥味从深处传来,龙临死前的哀嚎顺着冷风灌入少女的耳朵里,似乎在挑衅她,优秀的猎手从来不止一个。
  少女不由分说的走了进去,迎面擦过的龙类断肢带着劲风更加激发了她的怒气。“高手的示范才不是粗暴的猎杀。”然而并没看到臆想中可恶的竞争者,少女拧起了好看的眉毛,“胆小鬼,给姐滚出来。”回应她的是空荡荡的洞穴和复返的回音。
  “危险强大的生物总会带来致命的乐趣,不是吗?”突然出现的声音让少女陡然戒备的向后方挥出了巨剑,地面留下长而深的刀痕,随即震起的碎石袭向黑暗中的影子。
  “干嘛躲在暗处,鬼鬼祟祟的。抢了姐的猎物,没脸见人吗?”她将大剑背回身后,警惕的看着阴影中缓缓走出的男人,锋利的拳刃上凝着未干透的龙血,这正是她一直想做的。而少女继续回击的话还未出口,影子突然绕到她的身后,带着微微愠怒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拜你的喊叫所赐,它暴走了,蠢女人。”
  尖锐的龙吟猛地在洞穴中扩散开来,空气如同煮沸的水炸开了锅。龙,不止一只!回头发现刚才的男人已经不见了踪影,短暂的耳鸣过后,她冷哼一声,在心中默默鄙视了那个突然出现又消失的闯入者。赌上传说的尊严,她提着大剑飞奔而去,狩猎开始。
  狩猎的乐趣在于对强大事物的征服,那种绝望的哀嚎与迸溅在身上的鲜血会让狩猎者更加兴奋,快感伴随着体内躁动的因子,让少女的心率加快,如同耳边鸣起的战鼓。迫不及待想要给予猎物最后一击,可就在接近的一瞬间,龙类本应低垂的尾刺突然向她袭来,将她打向本就碎裂不堪的石壁。借着巨剑插入地面的力道,她半跪着停在了不远处,予以反击的动作还未开始。一道身影突然从后方飞袭而出,又是他,可恶的强盗!
  利刃划破了龙的利爪,龙咆哮的反击让本就狭小的洞穴更加寸步难行。少女松开重剑,背后抽出两把匕首,准备开始最后的收割。而那个带着面具阴魂不散的男人却突然出现,让她升起了无端的怒火,“混蛋,敢抢姐的猎物,现在就教你怎么乖乖做个小弟!!”匕首毫不犹豫的刺入龙的颈部,伴随着尖利的嚎叫和骨骼碎裂的声音,龙的利爪猛地扑向骑在龙身上的少女,做着最后的挣扎。
  “该死的…”话音未落她迅速调整身形,打算俯身闪过,闭眼却没有等到意料中的攻击。陡然睁眼,只能见到被男人砍成数节的残肢和龙颈缓缓流出的血液。殷红了他的刀刃,她的衣摆。她愣愣的看着他,而后跳了下去,“为什么激怒它,却迟迟才杀掉?”少女满含着怒意的双眸射向男人,猎手竟微微打了寒颤,但又很快恢复了冷漠。
  “猎物挣扎时的焦躁和恐惧,难道不正是狩猎的乐趣吗?又或者你愿意被龙杀死,沦为笑柄。”男人说罢微挑着眉毛看向她,这个刚刚横冲直撞的女人似乎没有被这番话所镇住,还是一副充满活力却又有些专横刁蛮的样子。呵,看来新的猎物找到了呢…毕竟调教也是狩猎的一部分,男人面具下的嘴角勾起一抹难以察觉的微笑。
  “强词夺理,只会躲在暗处的家伙。没有你添乱,姐照样秒了这只小龙!”少女赌气得转身走向了光亮的洞口,“下次再让我遇到你,有你好看的!”说罢,俯身背上巨剑,少女开始了寻找新猎物的征程。然而猎物与猎手?究竟是谁呢…
  “是吗?寻找传说中的白龙…呵,不自量力的丫头。”男人摇了摇头,嘲笑似的看着少女渐远的背影,隐了身形,却又默默跟了上去……

感觉兰陵王好撩,一脸宠溺,媳妇说的都对。グッ!(๑•̀ㅂ•́)و✧